Ads 468x60px

2016年4月14日

長期照護的風險

Vinoth Chandar
之前,我家長期聘用的看護小姐曾經回印尼省親,整整休假一個月。剛開始我以為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照顧媽媽,決定回到最初的狀況,不假外人之手,獨自扛起照護與家務的工作,從清晨5點半忙到晚上11點,點眼藥水、中藥、西藥,早餐、午餐、晚餐,洗碗、洗衣、拖地,門診、拿藥、復健,再加上電台主持節目與寫作,團團轉了半個多月,很快把自己搞到心力交瘁。

才剛進入第三個星期,覺得自己快要熬不下去,我主動向兩位姊姊求助,開列具體清單,希望她們可以提供我哪些協助。雖然只有少少1、2個項目,像是「星期六傍晚,請幫我準備兩個便當」、「星期一下午3點到6點,請姊夫來家裡幫忙看顧媽。」

起初我不想麻煩她們,即使有點想,也開不了口,但後來因為時間壓力把自己搞到快要崩潰,我還是勇敢提出請求,事後發現他們有求必應的程度,比我預期中的還要好。而且,在她們眼裡只是舉手之勞的幫助,對我來說卻是莫大助益。

在這次經驗中,我發現自己從前不願求助、或不接受援助,其實是既悲觀又不近人情的表現。適時對兄弟姊妹舉手求援,並非懦弱的行為,而是開放機會,讓他們可以一起共盡孝道。

不知如何向外求援

當然,我也知道像我這樣的案例,算是非常幸運。不可否認,有很多照顧者從頭到尾都是孤軍奮戰,奔波於親友之間求助無門,甚至被斷然拒絕,還遭到冷嘲熱諷。在長期無法喘息的壓力下,導致悲劇發生。

台中曾發生一起不幸事件,一位30歲的林姓女子,本身罹患憂鬱症,照顧久病50歲母親,疑似因為身心無法負擔過勞的壓力,先對母潑汽油引火焚燒,再將她推落溝圳溺死。

除了上述特殊極端個案之外,多數因為無法負擔長期照護的隱形弱勢高風險家庭一直存在社會幽暗的角落,照顧者長期抑鬱寡歡,通常有憂鬱的傾向,身心都承受相當大的折磨。他們不知道如何對外求助,也不清楚或不相信有哪些資源可以幫上忙。

其實,即使沒有任何親友可以依靠,還是不要放棄一線希望,可以透過當地社會福利機構申請,獲得適當的幫助。目前,各縣市政府的社會局,都能提供部份諮詢或協助。

台灣急速邁向人口高齡化的社會,許多積極的民間組織,早已經開始推動長期照護計畫,並和政府單位一起合作,著手研究如何讓所有長輩在晚年承受病痛之苦時,能夠透過保險與福利制度,獲得妥善照顧。或許這些計畫的進度緩不濟急,但至少是一個可以期待的未來。而我們照護自家長輩的經驗,將來也可以貢獻出來, 提供給公務部門參考,讓更多人知道如何照顧其他更多的長輩。

透過專業的傳承,所有的照護經驗,都會累積成寶貴的智慧,所有的辛酸淚水,都會轉化為溫柔的慈悲。

0 個人留下意見:

張貼留言

 
Blogger Templates